{分享}PurpleMoon's Share...

返回分享
心情杂志

    悦读笔记 (12)     美劳 DIY (3)     时尚物语 (17)     图言话语 (10)     影视视听 (25)     网页制作 (7)
 
 
<< 乐益康过敏儿广告 类别: 影视视听  
电影《喜福会》 [日期:2009-03-18 3:01:41 PM|作者:紫月|来源:Original|晴天 | 心情: +2]    

有一只鸭子,他一直不甘心自己是鸭子,因此一直伸长颈子想作 天鹅,没想到后来它真的成了天鹅。 电影「喜福会」,是说着四对母女的故事。每个母亲都被她成长 中的社会视为鸭子、不值一爱的被轻贱,但她们不甘于这被轻贱的命 运,为自己的命运孤注一掷奋力一搏,终于给了她们女儿尊贵的身份 与地位。她们正像伸长脖子的鸭子,终能留给女儿天鹅的羽毛,与充 满爱与尊严的未来。
  
  四个母亲中就有三个,反应出传统中国文化中对女性的不公平对 待,她们不可能挣脱,除非离开孕育这传统文化的土地;但很奇怪的 是,当她们到了美国社会,挣扎奋斗出另一种人生,想给女儿另一种 命运以后,却发现女儿承袭着自己的过去,用另一种方式重蹈人生的 悲剧,唯一自小反抗母亲的女儿,又特别的会被母亲「我不赞同」的 沉默所干扰,彻底的失去了自信与自我。

  于是母亲必须跟女儿和解;母亲必须透过讲述自己的故事,赋予 女儿坚强的力量与自信;母亲必须伸出援手,让女儿及早阻止悲剧继 续搬演下去。这种母女间「命运遗传」的关系,将母女间的特殊情感 发挥的很耐人寻味。

  导演透过最后一个故事,将二十世纪上半叶中国女性的处境,从 传统文化的困境,扩大到战争逃难下身为母亲的悲剧,并用此故事交 代出母亲给女儿天鹅毛的深深祝福;而这个天鹅毛的比喻,也将所有 的故事画龙点睛的串连成一体。

  因为电影专心着重母女关系,看这部电影无法避免的,会让女性 观众,被引入自己与母亲的关系的思考中,感动之余,也会想说说自 己的母亲、以及成为母亲的自己的故事。




片名:喜福会(The Joy Luck Club)
导演:王颖
演员:Tsai Chim、Tamlyn Tomita、France Nuyen、Lauren Tom、Lisa Lu、
   Rosalind Chao、Kied Chinh、Ming Na

母亲甲

  她五岁那年,在母亲、媒婆和大户人家的共同协商下,订给了这 大户人家作媳妇。

  她仍跟母亲住在一起,但从此母亲用着「妳是别人家的人」来对 待她,诸如提醒她:「别吃那么快,人家会不要妳!」......处处不 忘提醒着,她已不在是母亲家的人。母亲说,不是不再爱她,只是不 敢对已经不属于自己的人有任何奢望。她越是长成亭亭玉立,母女俩 越是经常泪眼婆娑、对看无语。

  终于,到了她得要离去的日子。送往婆家的前一天,母亲跟她说 :「妳耳朵比我大,将来一定比我有福气。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,绝 对不要忘了妳自己是谁。」

  次日清晨,婆家派人来接她。父母全家行李都打包好了,只等把 她送走,便立刻启程南下找生路去。母亲说:「妳已经够幸运的了。 」的确,这种穷人家的女儿,多少是根本养不大、或者早就卖掉不知 死活了呢!她好歹是跟着母亲,又正正当当被送进婆家的——虽然根 本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嫁给了谁!

  结婚那天,她披着红头纱等丈夫进来。等待自己的命运的那一刻 ,她决定一辈子记住母亲跟她说的话:「永远不要忘记自己是谁!」

  她嫁给了比自己小很多的小男生,结婚当夜就拿蜥蜴吓她,他又 正值讨厌女生的年龄,因此不准她睡床上。

  但她后来因此糟了殃。她在婆家的身份地位,是用肚皮里生不生 的出儿子来决定的。她无法让小男生对她有任何欲念,她当然不可能 受孕,她因此被婆婆三天两头的打骂。

  最后,她用了精明的伎俩,让自己脱身。她无意间听到女仆跟拉 车夫的对谈,知道这可怜的女仆从拉车夫受了孕,车夫却抵赖不认。 她便利用婆婆迷信祖宗的弱点,告诉婆婆整桩婚姻都是错的,是媒婆 贪钱的结果,祖宗中意的媳妇是那女仆,而且还让她受了传宗接代的 种。

  就这样,两个原本永不可能翻转命运的女人,竟神奇的翻转命运 了;女仆成了明媒正娶的大户人家大太太,而她,得到一张赴上海的 车票。

     能用诡计挣脱自己原本会不幸一生的悲惨命运的女人,是强韧而 精明的,但这种强韧精明,碰到自己的女儿,就是场大劫难了。

女儿甲

  女儿小时候精于西洋棋,总是奕棋冠军,她很有自信,完全遗传 了母亲的强韧与精明。

  但她第一次跟母亲强烈的对恃,就是为了奕棋。她得到冠军,但 她痛恨母亲拿这件事到处炫耀,她觉得母亲这种炫耀让她感到羞愧。 她问母亲:「若妳这么喜欢炫耀,为何不是妳去奕棋呢?」她挣脱母 亲的手跑走了,那天很晚才回家。

  没想到母亲是永远有办法克她的。母亲竟然对她的离家出走完全 不在乎,一点都没把她放在眼里,因此她拿出自以为是的杀手间,郑 重说:「我以后再也不奕棋了。」

  没想到母亲还是不在乎。

  反倒是她不奕棋后,自己茫然失措,她多希望母亲求她再去奕棋 ,结果并不,母亲继续的无所谓,她撑了几个月后,终于主动表达她 要再去奕棋,她以为母亲会称赞她,结果也没有,母亲冷冷说:「一 下要,一下不要,妳以为奕棋这么简单?以后不会再这么简单了?」

  母亲的话像是先知预言似的,从此她当真在奕棋时失去自信,再 也得不到冠军了。

  母亲成为她生命中的掌控者。她彻底活在母亲的眼光中,母亲赞 成与否、欣不欣赏,主宰了她所有的选择。

她的成长史,就是在奋斗着挣脱母亲的掌控,偏偏总是不能。

  而她自己也是一个强韧而精明的人,彻底遗传了母亲。

她和母亲之间,既互相依赖、又互相敌对,既彼此在乎对方、又 伤害对方。

  两人之间的角力场,延续到婚姻这件事上。

   她第一次婚姻,选了母亲喜欢的中国女婿,但她自己并不爱,结 果婚姻失败离婚而终,母亲却觉得错全在她。

  第二次,她想要摆脱母亲的掌控,偷偷跟外国人恋爱、同居,然 后暗示母亲这既定的事实。她发愤这次绝不要被母亲的意见摆弄。母 亲对这未来洋女婿表现出来的冷漠,她刻意让自己不在乎。

  终于熬到即将正式婚礼之际。

  母女继续冲突,冲突引爆在母亲非得要女儿陪,否则不肯去美容 院整理发型之事上,她继续掌控女儿要女儿屈服。在美容院,母亲给 了美容师一顿好看后,跟女儿说:「妳以我为耻!」

  原来这就是母亲的内伤,远在幼年奕棋冠军的冲突事件中就埋下 的阴霾。母亲的每一次掌控、每一次挑剔批评,都源自女儿以她为耻 的内伤。女儿终于问:「为何妳不喜欢理查德?」母亲说:「若我不喜 欢,我就不会有任何批评,只会沉默的诅咒他得癌症。」

  这就是她们母女相处的模式,彼此在意便彼此挑剔批评,彼此让 对方受伤也深深在意对方。精明干练的掌控、精明干练的挣脱,想从 挣脱中找到自我,最后只能在彼此谅解中找到自我。

  女儿终于破涕而笑:「妳不晓得妳对我有多大的主宰力量。」   母亲回答:「现在妳让我快乐了。」

  爱的谅解中,强韧而精明的母亲,终于让强韧而精明的女儿,不 被驾驭掌控的,选择了自己的婚姻。她让女儿挣脱她,为的是清楚自 己究竟是谁。

母亲乙

  她青春十六、情窦初开之际,爱上了有钱少爷花花大少,奉腹中 孩子之命匆匆成婚,婚后终于恍然大悟她永远守不住他,他不仅花心 ,也以精神凌虐的方式羞辱她,他轻蔑她。

  近两年痛苦的婚姻,让她心情抑郁精神恍惚,终于有一天,她喃 喃自语「他夺走了我的青春、爱与无知,我也要夺走我身边唯一属于 他的东西....。」她溺死了自己的孩子。

  这件事成为她永远的恶梦、永远的痛。直到她到美国,再婚,她 仍旧被过去的痛苦缠绕,她彻底失去了生命力,于是,她生下的女儿 也没有了生命力。

女儿乙

  女儿成长过程总是看见母亲的苦痛与恐惧,她无法安慰母亲,母 亲也从来不提。

  随着她成长,母亲日渐好转,但开始将过去的一切不说出来的苦 痛与恐惧,转成对她婚姻的担忧。

  偏偏她的婚姻是有让人担忧之处。她爱上她的老板,他是吝啬而 自我中心、斤斤计较的男人,两人从婚前到婚后,一切费用要求均分 ,处处找机会占她金钱的便宜,事实上,他的薪水是她的七倍半之多 。

  她订杂志、他看,但她付费,她不吃冰淇淋,但冰淇淋均摊.... 当她日复一日看着他在计算器前面摊算费用,她知道他们婚姻的基础 正在逐步瓦解,但他一点都不觉得有任何不妥。

  母亲去拜访他们的家,只看几眼,知道了一切的问题。她呼唤女 儿,跟她说:「其实妳知道妳在婚姻中要的是什么。告诉我,是什么 ?」女儿说:「尊重、温柔与爱。」母亲说:「那么,除非他能给妳 ,否则离开她。」

  母亲不要她再重蹈当年覆辙,若她当年勇于离开一个崩溃的婚姻 ,可能不会因抑郁恍惚杀了自己的儿子。这时,她要用尽一切力量给 女儿生命力,是她活在创痛中这么久以来不曾给女儿的——宁可离开 这个自己曾深深爱过的男人,也不要一再在他的羞辱中失去尊严、最 终失去一切,包括失去自我的生命力。

母亲丙

  她自幼失去了母亲。母亲是被逐出家门的,外婆与舅舅教会她要 轻视自己的母亲。但她一直不明白为什么。

  有一天,她母亲回来了,那时外婆病重,母亲来看内心深处永远 悬念着的外婆,并割自己身上的肉炖汤给外婆吃——这在他们家乡是 一种传说,最爱母亲的人若割自己的肉给母亲吃,母亲就不会死。

  但是外婆还是死了。死前外婆拿手握住母亲的,算是原谅了这被 逐出家门的女儿。

  母亲回来时,一进家门就认出她来,母女连心,两人四目相望无 言以对。她那一刻知道,不管外婆舅舅怎样教他恨自己的母亲,但她 从没恨过母亲,只有渴念。

  这次母亲再离开,她知道母亲永远不会回来了。所以她不管舅舅 的反对,挣脱他们的手,奔向即将离开的母亲,她听见舅舅在后头喊 :「妳会让妳女儿一辈子抬不起头来。」

  她跟母亲离去,回到母亲的「家」,才知道母亲是大户人家的四 姨太。地位身份都很低。她从下人口中渐渐得知,当她父亲过世母亲 守寡,一次去庙里烧香,被这大户人家男主人胡成路过看中,用了伎 俩,让三姨太约她母亲去家里打牌,并热心的款待她过夜,而后让胡 成半夜强暴了她母亲。

  很不幸的母亲怀孕了。没有人相信她是被强暴的,都认为她不守 妇道,她被逐出婆家,而后娘家也不收留她。她只能去找胡成,因为 她无路可走。她成了四姨太。母亲去胡成家后,将腹中孩子生下,一 发现是个男孩,立刻被胡成拿去送给三姨太,这是他答应给她的犒赏 ,三姨太地位因这个儿子而攀高。

  母亲带她过去胡家后,三姨太还想用玻璃作的假珍珠项链,收买 这个女儿,被母亲敲碎项链强力阻止。

   母亲的人生已了无声趣,唯一在世的眷恋就是女儿。但女儿到了 胡家果真地位低贱,母亲知道她会害了女儿一辈子。

  终于,母亲选择吃鸦片自杀,这是唯一的方法,可以让女儿的地 位攀高。

  母亲死后,在灵堂,母女连心,她知道母亲的心意,他要挟若胡 成没有表示,母亲一定会作鬼害死全家。

  胡成终于在灵位前答应扶她母亲为正室唯一的大太太,并把应当 是她弟弟的男孩还给了她。

  她不再能被假珍珠项链收买欺骗,她学会在不公平的命运面前大 声喊叫。而后她去了美国。

女儿丙

  没想到,她生下来的女儿,长成后又嫁给了大户人家,也日渐沦 落到卑微的地位。

  还在恋爱时,男方家人就已经因为她是东方人瞧不起她。但她男 友正义懔然的斥责他母亲的大小眼,充分表现出对她的爱与尊重。的确,她是在他的爱与尊重下,嫁进了豪门,男方家系是出版业 巨子,她婆婆家系是酒业巨子。

  嫁过去后,丈夫立刻陷入忙乱的家族企业中,而她,努力扮演称 职的妻子,称职到一个地步,就是完全没有了自我。

  她发现她和她丈夫的婚姻陷入危机,她丈夫问她自己真的想法是 什么?那原本是他们恋爱时他能理解触及的,但现在他一点也不知道 了,而她,已经回答不出来。

  他们的婚姻从不圆满不快乐,到丈夫有外遇,濒临离婚边缘。

  两人协议卖房子那天,她母亲亲眼看着她仍如此自甘卑微的为那 已经离开她的丈夫,作一个她自己绝对不会吃的蛋糕。母亲终于决定 把她自己的母亲的故事告诉她。

  命运不该永劫轮回的重蹈在自己的后代身上。外婆已牺牲自己的 生命,换取母亲的尊严,何以孙女竟会在原本被丈夫爱着与尊重着的 婚姻中,不自觉的放弃了自我?

  母亲的话唤醒了女儿。

  当她丈夫前来协商卖房子事宜时,听见她喊出婚后不曾自我表达 的心声:「这婚姻失败错在我,因为我一直在暗示你我的爱不够美、 不够好。现在我要喊叫了!你滚出去吧,你不能夺走这房子、不能夺 走我的孩子、不能夺走我身上的任何一部份!」

  她的喊叫,挽回了他们的婚姻。因为她丈夫重新听见了她。

母亲丁

  她遗弃过一对双胞胎女儿。那时碰到战乱,她得带两个女儿逃往 重庆,但她得了很严重的疟疾,勉强支撑着带两个孩子逃了一阵子后 ,终于不支,她怀疑她将死在路上。孩子怎么办呢?她知道她若死在 孩子旁边,会没有人想要捡这两个孩子,有谁要母亲已死的鬼灵日夜 跟着的孩子呢?她将一切财物留给这对双胞胎,留下书信,托善心人 把孩子送往重庆给爸爸。

  她将孩子留在大树下,哭着离开,等死。

  未料她醒来后,发现自己被救了,她活过来了,但孩子呢?她永 远不会知道这两个孩子的下落了,她恨责自己放弃了希望。

  到美国后,她再婚,生下一个女儿,她将所有的希望放在这女儿 身上,甚至将对那对双胞胎的希望,都放在这女儿身上。

女儿丁

  结果这希望,压的女儿透不过气来。

  她一直觉得自己平凡、没有才气也不聪明,每一次的表现,都让 人失望透顶。偏偏跟她一齐长大的蕙花总是这么优秀,小时候奕棋是 冠军,长大后出众脱俗,成就非凡。

  一次她和蕙花,两人的母亲都在的场合,她跟蕙花起了争执,她 帮蕙花公司撰写的广告词被退件,是无法修改的彻底被退。她觉得既 挫折又羞辱,当蕙花说:「那不是我们要的风格。」偏偏母亲说:「 的确,风格是学不来的。」她深觉又被母亲出卖了。

  蕙花他们走后,她跟母亲说:「我一切都不合格,达不到妳的要 求。」母亲说:「我没有要求妳什么,我只有对妳的希望。」

  「但妳每一个希望都伤害我,因为我达不到而伤害我。」

  母亲跟她说:「但我看的见妳。妳风格独特。妳善良,这是妳的 风格,我看的见妳的心。」

  半年后,母亲过世了。母亲看的见她,但她却没有看见母亲,等 母亲过世,她才发现她从没有了解过母亲。

  谁晓的母亲这些姊妹淘比她更了解母亲,竟然帮母亲找到了她的 双胞胎姊姊们,她们都还活着。她负有一个任务,就是代妈妈去看姊 姊们,完成母亲要与这两个女儿团圆的心愿。

  要去大陆前,父亲整理了一些母亲当年在大陆的照片给她,说她 们会需要当年她们的母亲的样子。然后给了她一根羽毛。

  「这是妳母亲一直收藏着的,她觉得不能把它交给妳。」

  「因为我不够好,我了解。」她说

  「不,不,」父亲说:「妳母亲认为她不够好,她没有资格,因 为她曾经放弃希望,没有父母可以对自己的孩子放弃希望,但她放弃 了希望,因此她后来把一切希望放在妳的身上,妳母亲的、还有我的 希望....。」

  直到此时,她终于明白了她母亲的心——不得不放弃两个双胞胎 的遗憾,以及将一切希望寄托于她的情,只愿她活的快乐、亮丽,代 那不知是生是死的双胞胎活着,拥有三倍的希望、三倍的爱,因为永 不放弃的希望背后,是永不放弃的爱。

她帮母亲回到大陆,将天鹅毛送给了两个双胞胎姊姊,将母亲的 希望、爱与祝福,带给她们。她知道,她终于成全了母亲的心愿!


  

 




Rss Comment  


No Comment

发表评论
日志已锁定,你不能发表评论

 

 
Copyright © 2005 www.pm-pm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